往期阅读
当前版: 0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尘封的“老电影”

  □于彬

  在跟朋友谈论情感的时候我总是爱说这样一句话,“都是几十岁的人了,谁的心尖上没有站着一个人呢?”每次说出这句话时身边的那几个“忘年之交”都会向我投来赞同的目光和不屑的会心一笑。在他们的眼中我这个已能称为“几十岁人”的80后仍然应该是个不懂世事的孩子,但谁都不能否认自己的心尖上站着一些故事和一些人。他们有的可能已经远离了我们的生活,成为了一张泛黄的照片,或是一段尘封在心底的记忆,却是你心尖上的一部分……

  四十年前有这样一群少年从祖国的大江南北跟随着各自的父母来到了正在开发建设的小城,那时的小城名为渡口。在我的记忆中,“渡口市”是老信封上的一个地址和城市历史介绍中的一个名词,但在这群少年的记忆里,这个名词和他们的青春息息相关着。

  我想,我应该不是一个善于空想的作者,哪怕是在写虚构小说时我所写出的内容也会有一些是我亲身的所见所闻。所以,今天我并不打算在这篇文章中去描写那些我并不曾经历的场景。我只是想要谈一谈我意识中那份最纯粹的校园友情。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没有踏进过校门的人,所以,同学之间的情感对于我来讲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在去年的一次短途旅行中我结识了一帮“老同学”。他们之间有的是几十年的老友,有的则是已经忘记姓名的老熟人。但就算叫不出彼此的姓名也能在记忆中找到过往的场景……

  几十年前谁用钢笔画花了谁的白衬衫,谁又帮谁教育了欺负他的大孩子……看着他们布满岁月痕迹的脸和纯真的笑容,我突然之间意识到了我从来没有过的同学友情是多么的美好和真挚!

  2017年7月22日,在毕业四十年之后,这群当年的少年又回到了他们相识的地方——机修子弟学校,现今的第七中学。荣幸的是身为他们的后辈的我也参与到了这场相聚之中。而让我惊讶且感动的是,在这场相隔四十年的聚会中,不仅有一直生活在攀枝花的人,还有专程从西昌、成都,甚至是千里之外的山东赶回的老同学!

  在两天一夜的相聚中,这些已年过半百的中年人士仿佛乘上了那艘童话里的时光机,回到了无忧的校园时代。跟随着一首首熟悉的老歌,那些往昔的画面播放在投影屏幕上,也回荡在每个人的脑海中。大家谈论着以往四十年来的点滴,尘封了许久的模糊记忆像是一部多年前的老电影,那短短三年间的要好与打闹都是这部电影中的看点,让观看它的人捧腹大笑的同时也在其中回味着岁月带来的淡淡苦涩。

  而在这样的时刻,大家像是不曾有过离别,不曾长大,不曾经过这四十年的蹉跎,仍旧青春着……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特别报道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要闻 综合
   第05版:这里仁和
   第06版:财富
   第07版:文体
   第08版:金沙水拍
山中两夜
尘封的“老电影”
保安营(上)
收藏心情
浮士德的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