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乡村的雪

  □路来森 

  乡村的雪,不一样——与城里的雪不一样。

  城里的雪,落起来,展现不出落雪的姿态,没情味;城里的雪,一落到地面,没几天就黑了,甚至于飘散在半空就变黑了;城里的雪,挤满的是街街道道,你看不到它优美的形和状。

  而乡村的雪,就不同了。落起来,飘飘洒洒;落下来,干净明亮;常常会因物而赋形,故尔,也就有形有状。

  飘,是雪落得小的时候,雪虽小,但雪花却大,一片一片地飘着,轻、柔、逸,疏疏落落,自自在在;天女散花,散下的是一朵朵洁白的雪花,是一份份洒落人间的圣洁。站立庭院中,伸出手掌,托一片雪花,一阵轻微的凉意浸湿掌心,于是,内心便油然生发出一份花儿开放般的快意。雪落得大的时候,也飘,但却是飘飘洒洒,几步之外,就看不到对面的影像,只是雪,瀑布一样的雪,这个时候,你会觉得,此等雪“飘”之中,似乎,更内蕴着一份别样的雪的“厚重”——“飘”着的,是雪的形体;“厚重”的,则是雪的灵魂。若然站立村口,遥望广袤的田野,天高地远,漫天飘雪,纷纷扬扬,那份气势,简直就有些惊人心魄了。乡村少污染,所以,乡村的雪就格外的白,格外的亮,格外的纯洁。白雪皑皑,如今,也只能以之形容乡村的雪了。

  乡村的雪,是“干干净净”地落下,然后,又“明明白白”地化去。

  晚上睡下,天还只是阴沉沉的,一觉醒来,忽然就看到窗户亮了;推窗而望,才知道不是天亮了,而是落雪了,地面上已然积了厚厚的一层雪。雪太白了,雪光照亮了夜空,也照亮了夜空下的每一个窗口。第二天早晨,一起床,霍然推门,禁不住就把眼睛闭上了,刺目的雪光,照得人睁不开眼。内心一派欢喜,跑到庭院中,捧起一捧雪,你的手掌中,就捧起了一汪圣洁。雪,因白而干净,所以,就不仅能看,能赏,而且还能吃。昔年,我的母亲在世时,一旦落下大雪,她就会迅速拿一张簸箕,收取一些白雪,以之蒸“雪面糕”。面,是用红薯面;而“和面”,则是用新收取的白雪。通常情况下,若然用红薯面蒸窝窝头,蒸熟的窝窝头是黑色的;但奇怪的是,用新雪和面蒸熟的“雪面糕”,却是白色的。而且,这“雪面糕”也好吃,既有红薯的糯甜,又有新雪的清新、滋润。

  然则,看雪之白,雪之亮,最好还是到田野去。真的,放眼望去,白茫茫的,无边,无垠;天地浑然一白,一种极具扩张力的白,一种涤濯心灵的白,白在眼中,更白在心头。若然阳光照射,那白,就有一种耀目的跳跃和闪烁,那“跳跃和闪烁”就会焕发出一种别样的绚烂和华丽。你会觉得:这雪,真白;这雪光,好美。

  雪落乡村,会形成千姿百态的雪景。

  雪落平原,大地白雪皑皑,铺展开一床巨大的棉被;雪落山头,大地上就蒸出了一个个巨大的白馒头,太白了,仿佛正散发着诱人的馒头香;雪落房屋,村庄就戴上了一顶顶白帽子,数不清的圣诞老人,正坐在那儿等待着圣诞节的到来;雪落树木,每一棵树都玉树琼枝,直把人间变仙境。若然,雪落满了一条狗的身体,那可真就是“黑狗变白狗了”;而雪落在了一只鸟儿身上,那只鸟儿瞬间就可能变成了一只雪的精灵了,叽叽喳喳地叫着,在雪中狂舞。

  乡村的雪啊,赋物而成形。物有千姿百态,雪就有千百种样。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学习与实践
   第04版:要闻·综合
   第05版:同创全国文明城市 共建幸福美丽家园
   第06版:财富
   第07版:文体
   第08版:金沙水拍
八爱村的正月初六到初七
不虚此行(外二首)
乡村的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