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彝族矿工和他的四个儿女

  □王玉军

  2019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到得早,距春节还有10多天,川煤集团攀煤公司太平煤矿云盘山那棵高大挺拔的攀枝花树上,已经满是盛开的花朵,在蓝天的衬托下开得夺目耀眼。下班途中,彝族矿工王德录禁不住停下脚步,拿出手机对着火红的花朵拍起照来。同路的矿工调侃着问他,老王大哥,你又要给娃娃们发照片了?王德录笑着回答,是的,让娃娃知道我们这里的春天到了,攀枝花开得又红又大。同路的矿工又不免赞叹着谈论起王德录和他的儿女们。

  这位彝族矿工在太平矿几乎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谁能想到,家居偏远山区、家境贫困的他们,四个儿女中有三个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大学。山窝里飞出金凤凰,怎么不令人敬佩和羡慕。二女儿王建碧2012年考入西昌学院,本科毕业;三女儿王建荣2014年考入四川师范大学法学本科;小儿子王建明2016年考入西昌学院。他们的家乡位于攀枝花市盐边县红宝苗族彝族乡龙头山的脚下,一个叫谜塘村的地方,那里既美丽又贫穷,海拔1470~4398米。春天到来的时候,龙头山上杜鹃花竞相开放,遍布大山,令人怦然心动。然而这里却又是贫瘠的,谜塘村是个出了名的贫困村,直到2017年才脱贫。多年来,大山深处的村民们由于地处偏僻,交通不便,接受教育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去乡上的学校要翻越海拔2000多米的老虎山,读书的孩子翻山越岭要走4个多小时。王德录刚满半岁时母亲就病逝了,父亲再次组建家庭后,沉重的家庭负担让王德录失去了读书的机会,七八岁就开始在山上放牛、放羊、砍柴,在贫瘠的土地上播种、担水、除草、收割。望着背着书包上学的同龄伙伴们,他心里难受哭了好多次。有几次他忍不住赶着羊群跟着小伙伴们走到学校外面。小伙伴很同情他,却又无能为力,只教会了他写自己的名字。

  伴随着龙头山上杜鹃花的花开花落,王德录长大,成家,成为父亲。他和村上许多人一样没进过学校,没读过书,可读书的梦想一直伴随着他,他多少次地对着雄伟的龙头山放声高吼或默默许愿,将来一定让自己的孩子读书。

  王德录的四个孩子都非常喜欢读书。无奈现实是残酷的,他们家距离乡政府学校三十五公里,一路都是崎岖的山路,运输全靠骡马,山上的农作物广种薄收,家里仅靠喂猪、养鸡和王德录外出打短工换取的微薄收入。随着几个孩子的出生和相继上学,家里更加拮据。供孩子读书是很大的开销,因为学校离村子远,孩子上学就要住校,一个月回一次家,家里要为孩子提供吃的、用的,这些都需要钱。尽管王德录夫妻博命似地劳作着,他们还是经常为孩子的花费而发愁,有时不得已向亲朋好友借账。一些人也给他们泼冷水,说山里的娃娃识字就行了,何必白白花那么多钱呢?王德录听不得那些话,他倔强地说,就是再苦再累也得让孩子们读书。

  王德录盘算着还是要外出打工挣钱,由于他没有文化,没有技术,汉语都说不好,几次外出打工都碰了壁。父亲的烦心事被懂事的大女儿建英看在眼里,正读小学三年级的她毅然向父母提出不读书了,理由是读不进去,不喜欢读了。王德录听了气得吼她,母亲流着眼泪劝说,让她继续读下去,可10多岁的建英却扛着锄头哭着上山去了。从此,她帮衬着父母家里家外地忙碌着,分担着家里的压力,王德录经常说最愧对的就是建英了。如今建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每当有人问起建英当年辍学,看着妹妹弟弟都上了大学,后悔不?她笑得很灿烂,她说妹妹弟弟把书读好了也是我的光荣。现在她的娃娃也开始读书了,并且成绩非常不错,他们夫妻共同的心愿就是让孩子上大学。

  2004年,家里最小的孩子建明也在乡里读小学了,并且成绩跟两个姐姐一样好,这让王德录又喜又忧。几个孩子的费用让他捉襟见肘,尽管乡里、村里给予了他们家不少的帮助,可还是困难重重。学校的老师找到他说,你的几个娃娃都是读书的材料,千万别半途而废了。王德录听后心里难以平静,整晚睡不着觉,他清楚三个娃娃读小学还勉强供得起,要是今后到外面读初中、高中、大学肯定是供不起的。王德录害怕哪个孩子突然又提出不读书了,便决定外出打工,为孩子们挣学费去。2004年的春天,攀枝花市最大的国企煤矿来乡上招工,王德录听到这个消息喜出望外,决定要去务工。

  1962年出生的王德录已经42岁了,招工的人面试后不想要他。后来因为看到他的协调能力强,才录取了他。王德录在太平矿当上采煤工后,由于待人热情,肯帮助人,工作能吃苦,又善于协调,很快赢得了领导和工友们的尊重,认识的人都亲切地称他“老王大哥”。他在井下工作面摸爬滚打了多年,身体有些力不从心了,队里的领导照顾他,给他安排了送保健餐的工作。他为了让井下的矿工吃上可口热乎的饭菜,想了许多办法,在装保健餐的背篓里缝制了一层棉夹层,用保温桶装开水,队里的矿工纷纷称赞他是好大哥、好后勤。

  王德录虽然在矿上当工人,每月的收入也难以负担三个在校生的各种费用。在生活中他省吃俭用,工余时间还要打些零工。一次他看到打扫职工宿舍楼的人退休了,一时找不到人来替,便找到矿上管生活后勤的经理,请求承包打扫宿舍楼,并表示给点报酬就行。那位经理听说过他家的情况,同意了他的请求。这样他在职工宿舍楼打扫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卫生。有次他看到矿上招清扫公路的清洁工,就用他爱人的名字报了名,其实他爱人多年来一直身体不好,都是王德录班前班后早晚各一遍的清扫。

  穷人家的孩子懂事早,用王德录的话讲,他4个娃娃都听话得很,很少让他操心。孩子们从小就感受着父爱如山,他们家到乡上小学走一趟要4个小时,他们基本上是一个月才回一次家。王德录每月要去学校食堂交他们的一日三餐(大米、肉类等食物)和给他们送生活用品,每次给孩子送东西都要走一天的山路,母亲也时常拖着有病的身体跟父亲一起来。孩子们都知道,父亲送来的大米是全家人省吃俭用买来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建碧、建荣、建明三个孩子成绩都很优秀。他们如同山里的喜鹊一样,频频给王德录报送着好成绩。孩子们在高兴之余,也知道父亲肩上的负担更重了,几个孩子私下议论过,要是真负担不起了,两个姐姐就不读了。王德录听说后,坚定地打消了她们的念头,谁都不准退学,不然就枉费了家里多年的努力。为了表现家庭的宽裕,王德录还经常对孩子们承诺,考出好成绩,都给奖励。可懂事的孩子们谁都没给父亲提出过分的要求,二女儿建碧考上大学后,学校要求配笔记本电脑,刚筹措完学费,又要买几千元的电脑,真的很难。建碧说不买了,可以借同学的用。王德录爽朗坚定地说,必须买,还要买好的,你用完,以后还可以给妹妹、弟弟用。他当下出去借钱,到市里电脑商城买了一台五千元的笔记本电脑。老王的话真准,时隔两年,三女儿建荣考上大学,用上了这台电脑;又隔了两年,小儿子建明考上大学用的也是这台电脑。

  王德录的儿女们长大了,每天他和爱人都能收到孩子们的问候,每逢节日都能收到孩子们孝敬他们的礼物。二女儿建碧上班后第一个月的工资为爸爸妈妈各买了两套衣服,王德录嘴上虽嗔怪着女儿不该买这么贵的衣服,心里却甜滋滋的。

  还有一年多王德录就要退休了,孩子们的事不用他操心了,他的家乡谜塘村现在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公路一直修到他们村子里,各项优扶政策让村民逐渐富裕起来,整座大山变得欣欣向荣。王德录盘算着退休回到家乡,在自己熟悉的龙头山上种花椒,种核桃,种烤烟,养牛,养羊,然后把住房翻新,修一个农家乐,接待越来越多到他们那里享受大自然原始风光的游客。他的想法得到孩子们的全票通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让家乡富裕起来,让家乡变得更美好!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专刊
   第03版:要闻·综合
   第04版:专刊
   第05版:专刊
   第06版:综合
   第07版:副刊
   第08版:公益广告
彝族矿工和他的四个儿女
停 电
春天里的苦刺花
诗三首
我的藏区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