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炉底晨光。(杨绍刚 作)
  □蔡凤英

  上午10点过,高炉中控室安静得只听见点击鼠标的声音,12把电脑椅上坐满了人,几个系统的职工各自看着电脑显示器上的数据运行轨迹,思考着所有参数的变化,分析着各自趋势的走向,寻找着突发问题的解决办法。

  两个月了,利用系数还没达到期望值,职能部门和专业技术人员天天蹲现场,找原因,不放过一丝蛛丝马迹,总想尽快达到大家所期望的目标。

  “都不要着急,一点点的往上攻,先要攻风量。”主管厂领导叮嘱着,其实他已是持续很多天和大家一样蹲在现场。每一次出铁,他都会跑到现场去观察渣、铁流动情况,实地确认炉温高低,干冶炼出身的他和如今的高炉操作人员一样坚守在一线,好多天都没下高炉了。

  “铁口人员要抓紧,卡了要立即透,不能里面憋得跳,外面不着急。”“铁口透一下。”“开了没?”参与恢复的人员一见铁口有铁流,总会在第一时间询问这样的问题,一天要重复N多次,看见铁口开了还要问炉温高不高,有多少等等。炉前的职工们更是高度紧张,大家以铁口为中心,各岗位也持续跟进,不管活有多少,只要铁口一堵,跑步前进上去,争分夺秒立即开始清理渣、铁沟,尽力做到炉内一喊“出铁”就全部到位立即开口。

  这样的节奏比平常正常冶炼要快好几倍,干活次数也多了不少。正常炉子一个班八小时最多出四次到五次铁,可像这样恢复炉子却要出八次左右甚至更多,虽然如今已有挖掘机干活,但必要的人工撬、撮、钩等工作是必不可少的,要保证铁口按时打开,渣、铁流畅通无阻,这些工作都要人工一步一步的干,还要达到精细化。

  “铁口开了的”“下渣两个罐已满”。对讲机声音在控制室响起,打破了沉寂的控制室。沉闷中,偶尔一句“炉温有向下的趋势”,听着格外刺耳,觉得做了这么久的炉温一出来还是不尽人意,心里有点凉。

  看着显示器上面的量压关系,专业人员们又开始商讨着,虽然已经有好几个人都累感冒了,说话声音沙哑还夹杂着咳嗽声。“角差拉大点?”“批重加点?”“负荷调点?”等等一些专业术语在控制室交叉响着。面对铁口的工作状况,大家齐心协力想着办法。

  “炉前活不能累积太多了,不行,找维护班来支援一下,其它几座高炉调点人来。”领导们看见炉前工们忙碌的身影,连饭都没时间吃,着急地把兄弟高炉维护班人员调了过来。

  调配车头,调配渣铁罐指挥的声音,也不时从对讲系统传来,打破了这安静得有点瘆人的控制室。操炉手们一会跑到炉前观察,一会儿回到控制室结合现场以及计算机的实时显示数据与专业人员们讨论着参数的变动。所有参与者都这样来来回回从炉前到炉内地跑着,观察着,分析讨论着。一个冶炼过程下来,看着实践与理论和预想的差距出入较大,大家无语了,空气也凝固了。

  主操和副操手,领导和员工来回商讨着、实践着,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大家在现场看过之后,分析一出来,回到中控室就和专业人员商讨着,没有谁嫌弃看不上谁的方法,偶尔也会为了一个问题,争论着,有点不吵不明之意,而后大家笑着制定出相应对策,早已忘掉之前争得面红耳赤的事了。

  “上个班出了多少铁?总负荷多少?渣量多少?”一句有关的问话及时打破了沉闷的控制室。大家接着商讨着,把所有的意见写出来,想找到一个最佳办法。

  就这样,为了高炉尽快顺行、持续稳定生产,与炉子纠缠,一段时间都过得不眠不休的炼铁人,纵有万般苦,千般累,都不说,这是他们的工作习惯,难,坚持;苦,忍受;炼铁,就是炼人。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专刊
   第03版:要闻·综合
   第04版:专刊
   第05版:专刊
   第06版:综合
   第07版:副刊
   第08版:公益广告
彝族矿工和他的四个儿女
停 电
春天里的苦刺花
诗三首
我的藏区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