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微小说

停 电

  □李正琪

  已是正月二十几,一场雨加雪,又把驻村工作队带到春节前的寒冬腊月。

  来自太阳城的汪教授和本县的黎老师,正烤着“小太阳”,看着电视“2018年全国最美乡村社区书记颁奖典礼”,咔擦一声,停电了!

  “真气人,又停电了!”黎老师大声抱怨。“又停电了,你遭过几次?”汪教授问。“今天是第三次,就在前几天,你没来,另外两个队员也没来,已是晚上九点过,我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来管。之后,我打着手电,沿着高低不平的山路,找到胡拉火家,请他想办法,他打了两个求助电话,结果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黎老师尽量掩饰内心的不满。“事不过三嘛,有必要多培训几个电工,以备停电之需。”“教授呀,已是第三次了”,黎老师打断汪教授的话,接着说:“两不愁,三保障,连我们的电都不能保障,真是岂有此理!”两个人边说边等,总以为是短暂停电。

  一等几十分钟过去了,两个人的肚子有点饿了,商量着到哪家蹭饭,又觉得不妥,最后决定:如若不来电,开水泡冷饭。有点押韵,一致通过。

  忽然,黎老师的手机铃声响起,是浪子杠组组长打来的电话。请他和汪教授去帮他验收一建卡户的入户路和垃圾池。“行,我们马上去,之后用微信传到乡上,马书记。”黎老师边答应边重复。翻山越岭,几十分钟后,两人来到米呷呷家。验收完后,两个人已是饥寒交迫。主人家请他俩到厨房烤火,两人半推半就,心里嘀咕着“有没有烧好的土豆”。当他俩走进厨房,见正打扫卫生的女主人才开始生火,两个人有些尴尬了,客气地阻拦主人,“不用了”,边说边往外走。

  回到村部,电还是没来。“刚才该问一下浪子杠有没有电。”汪教授陈述语气里掩饰责怪。“一忙就忘了!”黎老师有些不舒服,反问:“你怎么不问一下米呷呷家呢?”“问啦!”汪教授也有点不舒服地说:“你上厕所的时候,我问过,他们新搬迁来的几家都没电。”黎老师腹诽,汪教授迂腐,新搬迁的,线没架好,有电吗?“汪教授,你再打电话问问你家胡老师。”“哪个胡老师?”“幼教点的。”“怎么就成了我家的呢?”真听不出汪教授生气还是傲娇。黎老师解释,这是我们的习惯,我们喜欢说“学校家,医院家”之类。

  电还是没来,两个人决定再打电话问村电管,被对方数落了几句,电管最后说:“用电卡刷刷你们的电表,电就来了,过两天,赶紧缴费!”两人异口同声——“啊!”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微小说~~~
微小说~~~
微小说~~~
微小说~~~
微小说~~~
微小说~~~
   第01版:要闻
   第02版:专刊
   第03版:要闻·综合
   第04版:专刊
   第05版:专刊
   第06版:综合
   第07版:副刊
   第08版:公益广告
彝族矿工和他的四个儿女
停 电
春天里的苦刺花
诗三首
我的藏区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