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3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攀莲街:米易的长者

  □吴兴刚

  如果说城市如树,那么老街就是树的枝与蔓,它们存储着城市历史文化发展的脉络,每一片叶子都印记着城市所走过的脚步。

  米易县城所在地如今叫攀莲镇,过去叫怕蛮沟、帕恋沟、攀莲街。

  打开尘封的历史账页,呈现在眼前的历史是这样的画面。

  明朝末年,湖广填四川,大批外来人员进入四川,地处偏远的帕恋沟也来了一些从贵州、广东、江西、四川内地等迁移而来的民众。

  安宁河畔,灵官山下,由此有了依山而建的民居,伴水而生的码头。码头是帕恋沟喧嚣世界的开始。

  随着每天从下游撒莲、垭口、丙谷等地上来,从挂榜、黄龙等地下来的木船的到来,这样的场景就开始周而复始。一些不是挑着扁担箩筐,就是牵着骡马的汉子,挑着或驮着从木船卸下的红糖、食盐、大米、土布、烟草等足以让人眼花缭乱的物资走在前面,一些包裹着青布帕子、挎着竹篮子的妇女及流着鼻涕的孩子跟在后面,从河边码头沿着弯弯曲曲的土路往上行走,不一会儿,就到了街上。这是一条呈“丁”字形的街,南北正街与横街构成的“丁”字,加起来也不过数百米。随着人的增加,“丁”字街上陆续有了各种叫卖声,其中还混杂着公鸡、骡子、马儿、小猪发出的叫声,一些刚从船上下来的妇女在窄窄的街道,寻到空处,便放下篮子,摆出山货和特产,加入了叫卖的行列。凉粉、糍粑、豆腐脑、凉面也趁这热闹的时候,张扬着各自最美丽的模样,散发着诱人的味道,炉子上的热气氤氲而上,招惹着大人、孩子的目光……

  一楼一底的土木、扇架结构的房子古色古香,包裹在攀莲街的两边。这些房子大都有一个两米多宽的檐坎,老人悠闲地坐在檐坎边,抽着叶子烟,摆着龙门阵,看着嬉戏的玩童。在这些房门前,还有些人放根凳子,在上面摆一些售卖的物品,如草鞋、草药、碗碗糖之类的,自己则躲在屋里或闲聊或纳着鞋底,透过大门穿进来的光线,眼睛只是偶尔地向凳子上望去。

  解放后的攀莲街在很长一段时间的格局还是前面的叙述中的模样,不同的是随着公路、铁路的建成,水路的身影渐行渐远。街道虽然短,不过还是有了这样的几条街,正街和横街,南街、文体路,整个街道由“丁”字变成了“十”字。正街北至铧炉街尽头,南至凉桥河沟,400多米长。横街从后来的县供销社到现今的锦宏步行广场,百来米长。南街从凉桥河沟到现在的县中医院,文体路从后来的文教招待所到城南农贸市场。

  时光荏苒,几经完善,米易县城拆旧建新,有了改观,可县城面积依然不大。20世纪80年代初,我见到的攀莲街,大的格局没有多大的变化,仍然是标标准准的“十”字街。现在回想起来,留给我深刻印象的有这样的一些:体育场,在后来城南农贸市场到安宁河一桥约200米处,能开展球类活动、体育比赛。有当时在全省都有些档次的游泳馆,举办过全省一些大型水上项目的比赛。一旅社、二旅社,一旅社在现在的县供销社靠安宁河边。一旅社再往下是让喜欢读书的人光顾的地方——新华书店。书店不大,书肯定也不多,但那个年代里买书的人很多,小画册、小说、领袖选集……几乎都能寻觅到。

  二旅社就是现在文体路上的荣奇宾馆里面,四合院形式,里面宽敞,花木繁多,环境幽雅。

  新华书店是南北正街北段的起始。

  在记忆中,北街是个最热闹的地方,吃的、玩的、用的、看的、住的,这里都有。这条街也聚集了许多人群,后来,因为单位建房、商品房等多种住房改革的实施,不少人从这条街搬了出去,留下了他们的父母或曾经的记忆。

  诸多的记忆中,最为难忘的当数年年岁末弥漫的浓郁年味气氛。丙谷、撒莲、垭口、新河、头碾、草场、挂榜等地乡亲成群结队地来到镇上,争相采购年货,争先恐后地将像老白酒一般醇香醉人的年味揽回家。春节里的几天,攀莲街上新春气息更是吸引人,走亲访友“吃新年”,酒足饭饱之后,人们自会到攀莲街上去放飞心情:或是去茶馆听书,或是去影院看场电影,或是陶醉在零星响起的爆竹声中……

  攀莲街犹如米易的长者,经历岁月的沧桑,目睹历史的沉浮,也见证了城市的变迁。如今的北街已经显得落寞悲怆,但它毫无异议地是如今的米易县城最老的街道,也是米易县城迄今为止保留得最为完好的一条老街了。走在北街,尚能清晰地看见这样的一些道具:一具仿佛遭受暴雨袭击的鱼网,一些医用胶布粘接的玻璃窗户,一大堆废弃的轮胎,一些锈迹斑驳的摩托车。真实存在着的,还有老街茶馆,卖坛坛罐罐的商铺,剃头的路边挑子,残破的小屋,静谧的胡同巷子,灰墙青瓦的四合小院,铺在路上的青石板……

  如今,米易县城面积已经是建县时的上百倍,从安宁河东岸延绵为东西两岸,扩张南北,形成“一河两岸,四面并进”,“一个喇叭吼通街,抽根烟都可打来回”早已化为历史的记忆。曾经的的攀莲街,虽在我们记忆的底片上渐渐发黄,但她的影子也慢慢成为一种弥足珍贵的记忆……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要闻·综合
   第03版:副刊
   第04版:公益广告
攀莲街:米易的长者
藏砚 卖砚
老抠的“抠门绝技”(小小说)
游大明湖
很咸很咸的鱼
时光锈蚀了心灵的铁锹
注销公告
攀枝花市城区环境空气质量AQI指数日报
攀枝花市主副食品价格监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