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3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藏砚 卖砚

  □俞飞鹏

  1

  藏砚,各有形色藏。藏砚人中,确有那只喜砚,看上好砚便眼睛发直发绿如宋人东坡者。

  有的藏砚人,一门心思就好藏个老坑,稀品;有的藏砚,就朝刻工细腻藏;有的,手捂端砚歙砚苴却红丝松花,心思,只亟亟于其他。

  我刻砚,自打刻出来一点小名气,便断续有过人找。

  有的刻砚,自己平平刻出,没觉得怎么好,可是人买了。一次,有一砚,被人挑上,再三的我向藏砚人说了不好,可是人还是坚持藏了。

  2

  一年,在厦门,遇过一藏砚卖砚事。此事又牵系两人。一人,好藏砚,来自台湾;一人,卖砚老板,以擅长砚生意出众。

  好砚的台湾人想买砚,入得砚店,走走看看,之后,又看。

  其时,店里有一方我看好的小砚。砚,随形就石刻一猕猴,售价9500元。那方砚,个头分外的小,简直很不起眼。眼看藏砚的台湾人看看,再看看,便要走了,我挑出看好的那砚,递与了台湾人。

  一下,那砚,让晃来晃去走动的台湾人,立定在那了。

  台湾人翻来覆去,将那砚看了又看,便要问价,店老板不失时机上前一步,说:这砚,您要是欢喜,我送与你。

  ……

  3

  好奇过藏砚人,买下砚,名贵的或一般般的,带回家藏起,都藏在哪。随手和着一应书谱、刊物,混杂在书房里搁着,似不会。搁于家里书桌、茶几,也不恰当,见妥。如余见过的一藏砚人,将藏砚一层层包裹,裹成馒头状,交与家里人早晚看管,似也非上上计。

  宋人米芾,爱砚。每每藏到心仪好砚,晚上睡觉,不将砚抱入被窝里,睡,半多便不安稳。想来,他抱着砚,是可以呼噜睡了,只是苦了被窝里那砚,整夜不见天日,窝那,多难受唉。

  4

  刻砚人刻砚,是也有围绕好砚刻,但不定都心想事成。

  好砚,不多见是常形,忽而亮闪一下是常态。

  刻砚人卖砚,多不善于。

  不时的会因了卖,刻砚人坐不是,立也非。尝有想,要自己一天天只管刻砚,不理会卖砚,何好尔。

  5

  砚手熬更守夜搜肠刮肚挥汗如雨刻出一砚,固不一定只卖出,更不定意愿随随便便挥挥手将砚送人。但是唉,大多数砚手,刻出来砚,不都用来摆起,搁起,抱砚而眠孤芳自赏。

  想来不少砚手,心中曾跳闪过这般场景:忽忽然一日,忽然的一人或一泼人来了,这些人只藏砚。砚,便还只就藏你的。便于是,你刻的一屋子砚,几十方数百方大砚小砚好的一般般的,一下尽出。

  6

  藏砚,卖砚,一入,一出。一为矛,一是盾。卖砚,有刻砚人,有专事砚买卖人,亦不乏此二者。

  不必想卖砚,二天遇一挥金如土爱家,一下买下所有砚,藏起。不必期许藏砚,盖无赤裸博弈,无一丝丁点血腥,一径都斯文。

  卖砚人卖砚,想卖个天价;藏砚人藏砚,想着能以地价收藏,此,皆世之常态,人之常理。

  刻砚,这砚那砚,或阳春白雪或下里巴人,不时便都在刻出,买卖。

  那些一年年卖出的砚,是否正都在被人藏起?

  又藏砚,所谓的这藏那藏,或只在日常、点滴中的一进一出中。

  藏砚,人各有偏好,人好总万殊。

  想来藏砚,便无一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杆,秤砣,尺度。藏砚,噫,或藏砚愈是上佳,金贵(譬似古砚谱记载的曾经待在宫里经由过皇上把玩上手的),便愈费心思捂,藏。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要闻·综合
   第03版:副刊
   第04版:公益广告
攀莲街:米易的长者
藏砚 卖砚
老抠的“抠门绝技”(小小说)
游大明湖
很咸很咸的鱼
时光锈蚀了心灵的铁锹
注销公告
攀枝花市城区环境空气质量AQI指数日报
攀枝花市主副食品价格监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