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3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老抠的“抠门绝技”(小小说)

  □张全勇

  老抠原名寇子奇,原本是综掘队的推车工。寇子奇平时为人吝啬,大家就给他起了一个外号——老抠。

  说起老抠的“抠门绝技”大家都自叹不如。老抠春夏两季常穿一套洗得掉了颜色的运动装,记不清是哪一年矿里举办运动会时发的;秋冬两季天天穿一套走板变型的旧西服,还是他结婚那年买的,如今他小孩都会打酱油了,那套旧西服他还舍不得换;就连老抠上班时穿的工装都是缝了又缝、补了又补,新工装领了一套又一套,就是不见老抠穿,传说是拿去换了钱。

  逢年过节班组的哥几个经常会AA制吃饭喝酒联络感情,遇到这种事老抠不是身体不舒服,就是家里有急事,每次都能找到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推脱搪塞,一来二去大家也就没人喊他了;碰上有兄弟请客,老抠就会买菜、洗菜、擦桌子、摆板凳……忙个不停,吃饭时,老抠也毫不客气,大口喝酒,大碗吃肉,好像是他请客一样,真正的主人只有摇头叹气。就连在早餐店吃早饭老抠也有自己的绝技,如果去的时候没有熟人,他就赶紧把自己的早饭钱付了,然后,选一个背对着门口的位置坐好,埋头吃饭;如果去的时候有熟人,他就一直找各种话题和熟人聊天,直到熟人吃完早饭,顺便帮老抠结账走人以后,老抠才三两下吃完,心满意足地走出早餐店。

  抽烟这样普通的事情,老抠都能抠出花样来。兄弟们在一起,有人散烟,老抠满脸堆笑赶紧接到,殷勤地掏出打火机给大家点燃;如果他烟瘾犯了,他就会掏出瘪瘪的烟盒,从盒中抽出仅有的一根烟,一边点烟一边向大家解释道:“就剩一根了,就剩一根了。”时间久了大家逐渐发现,老抠的裤子和衣服口袋里分别装着三盒烟:裤子口袋里装着档次较高的好烟,求人办事或者遇到领导,老抠从裤子口袋里掏烟;老抠的衣服口袋里装着两盒烟,一盒烟是满的在暗处,人多的时候从不拿出来;另外一个烟盒里只装上一两支烟放在明处,人多的时候掏出来掩人耳目。

  时间久了,大家都明白了老抠的各种抠门伎俩,也没人和他计较。

  可是,谁也没料到,老抠的“抠门绝技”还派上了用场。

  今年年初,队里的材料员老郑退休了,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人管理材料,队里的材料费居高不下,导致职工工资降低,队领导月月被罚。为这事,队长老贾被气得吹胡子瞪眼摔茶杯。一天,老抠来队里领劳保用品,小心翼翼地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根烟递给贾队长,贾队长一看老抠那幅抠抠搜搜的样子,一拍大腿:材料员的人选有了。第二天班前会,贾队长当众宣布任命老抠为队里的材料员。

  老抠上任以后,充分发挥自己的“抠门绝技”,把综掘队的材料库管理得井井有条,材料费呈直线下降趋势。矿里月底结算工资,综掘队竟然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大家都称赞老抠是队里的好管家,贾队长阴沉的脸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要闻·综合
   第03版:副刊
   第04版:公益广告
攀莲街:米易的长者
藏砚 卖砚
老抠的“抠门绝技”(小小说)
游大明湖
很咸很咸的鱼
时光锈蚀了心灵的铁锹
注销公告
攀枝花市城区环境空气质量AQI指数日报
攀枝花市主副食品价格监测表